五论战训工作

十五年之前,老说还是个消防大队长。彼时年少,意气风发,为消防忧。

某日,正清明,乃奋笔书,成此文。曰:何日长缨在手! 

兵者,国之大事,死生之地,存亡之道,不可不察也。

自古以来,用兵作战都堪称大事。不为别的,因为这关系到人的生命,关系到国家的生死存亡。

养兵千日,用兵千日,赴汤蹈火,这就是我们消防兵。

当我们的处警数量一年年上升的时候,当我们肩负的任务一次次加重的时候,当我们经历了一场场大火的时候,改革和加强战训的呼声越来越响。

作为一个消防人,也忍不住想说几句。

可能肤浅,但是真诚;可能过激,但是关爱…… 

一论: 萧何月下追韩信 

黄口小儿韩信,能够干到大将军,萧何自然功不可没。

可是,大家有没有想过,其实萧何还不是最关键的。

从月亮底下把韩信追回来之后,韩信也没觉着咋的。萧何急了,三番五次找刘邦,《史记.淮阴候列传》有一段精彩的记载:

何曰:“王素慢无礼,今拜大将,如呼小儿耳,此乃信所以去也。王必欲拜之,择良日,斋戒,设坛场具礼,乃可耳。”

萧何这话说得,精辟!你想想,刘邦如果把韩信叫过来,说:啊,伙计,不错吗,给你弄个大将军干干,咋样啊?那韩信搞不好当天晚上又跑了。

吃斋念佛,沐浴更衣,鲜花铺地,筑坛拜将,刘邦这一举措,留住了韩信,打下了江山。 

有识才之人,爱才之心,用才之制,才能横扫千军如卷席。

目前,消防部队战训人才奇缺(听说全国只有几个灭火的高工,有的省甚至没有一个,怎么会这样?),窃以为,必须从体制上进行改善: 

其一,设立灭火大队。目前体制只设中队,战训人员干到正连后就面临着三难,或者调入大队,或者转业走人,或者原地踏步(呵呵,就算是韩信,如果只能干到连长,又让他怎么能干出一番业绩来呢?)。与防火相比,确实太不对等了。即使岗位轮换,也总不能让干防火的大队长到灭火的中队去干中队长吧?我想,如果能成立灭火大队,不但战训人才可以较长时间的在岗,而且,防火、灭火两方面的人才可以相互轮岗,善莫大焉。

其二,引进高学历人才。上世纪九十年代初,消防部队从地方大学引进的学生,如今几乎都成了防火的栋梁之才。其实,这样的好事,灭火为什么不呢?同时,按照国家新修的兵役法,从地方院校招收士官,也可以大大增强基层战训人员的实力。毕竟,这是一个用头脑,用知识来作战的时代,没有人才何谈其他。 

这两点,特别是第一点,如果做好了,一切将会顺理成章,金戈铁马,气吞万里如虎的日子就会指日可待。 

二论: 朱先生的屠龙术 

《庄子. 列御寇》记载:

朱平漫学屠龙于支离益,殚千金之家,三年技成而无所用其巧。

老朱这人,钱花了倒是不少,屠龙之技也可称天下无双,只是,没地儿用呀。 

看着这小故事,突然就想起一次大规模的表演来:什么爬大绳子,顺着墙缝上八楼,翻着跟头进窗户……。解说员忙活的、激动的一塌糊涂,记者跑来跑去,摇着镜头,扛着炮筒子,若干官员也仰天,微笑,鼓掌。

我却激动不起来,笑不起来,我知道,基层的消防官兵也笑不起来。这叫么呀?糊弄当官的?还是糊弄自己呀?屠龙之技吗。

前儿个,一老百姓见了我,伸大拇指:啧啧,啧啧,消防兵能空手爬墙,历害着呢!我苦笑,呵呵,呵呵。

我记得,有的消防兵干了好几年了,还没有放过灭火器。这当然是个例,特殊情况,但并不是没有。 

战训战训,训练的重要性不言而喻。我想,除了别再搞那些又花钱,又无用的花架子之外,当今的训练仍面临着诸多的问题。

比如,基层中队作为组训单位,其人员少,执勤任务重,杂事多,训练时间难以保证,训练水平低也绝非危言耸听。又比如,现在倡导的应用性训练,机关训练,有许多也是走了过场。至于计算机训练,心理训练等,几乎还是镜花水月。 

小子不揣愚陋,权且也就改进训练谈几点建议吧:

第一个,要有训练中心的概念。全国一窝蜂上训练基地,没必要。大多数是照葫芦画瓢,花钱不少,更新太慢,效果不大。我想,国家可以上几个,省可以上几个(区域性的),一则有钱经常换设施,二则施训的水平高。

第二个,要有训练层次的概念。训练应该由院校、集训队到基层中队。也就是说:高级技巧,基础理论,基本技能,应该在院校或是省一级的集训队中学,而体能保持、情况熟悉和经验则在中队学。前者,适用于干部晋级职,士兵初训,特殊岗位培训,后者,则适合于执勤处警。

第三个,要有训练交流的概念。他山之石,可以攻玉,我赞成。比如把上海的中队长派到山东来,中队级的互相交流,几个月也可,你怎么训,我怎么训,你打过什么仗,我打过什么仗,你有什么经验,我有什么经验,互相学习,共同启发。 

街头耍把式卖艺的,弄点花拳绣腿,或者吆喝几声膏药,虽然能赚些掌声和钱财。但是,与万军之中取上将首级相比,毕竟还是小儿科。

或许,我们的训练更应该务实一些。 

三论: 先为不可胜的人   

大兵法家孙子说:

“昔之善战者,先为不可胜,以待敌之可胜……”

翻译过来是说:善于打仗的主儿,应该先创造形势,使自己不可战胜,然后,再等待时机,来战胜敌人。

其实,老孙的意思:不以谨慎为耻,不以防守为耻,不以退却为耻,保存自己,才能消灭敌人。 

这么简单的道理,好懂。但现实中发生的许多灭火抢险的战事,却屡屡让人感到困惑。

有时候,明明我们不可以冲上去,但是冲上去了,勇敢固然是勇敢,但却有了牺牲。有时候,明明我们不能打胜,但指挥官们却想:试试再说。结果,浪费了弹药,贻误了战机。

这些心中的痛,原谅我不再具体提及。因为,有我们战士的鲜血。

有一次,码头接卸环氧丙烷。当我到码头检查的时候,发现监护的消防车就停在船边。我问指挥员:为什么停在这儿?如果一旦发生了爆炸,怎么办?

指挥员无言以对。不过,他又辩说:如果我们停在后面,人家就会笑话我们怕死。再说,不会出问题的。这只是一项任务。

这次,无言以对的是我。

回顾一下,上海,3.27大火。当需要我们撤退的时候,我们及时撤退了,虽然,做出这个决策需要机智,但更需要的,是勇气。

这是一个令人欣慰的战例。

更令人欣慰的,是下达命令的指挥员荣立了二等功。

 当一支部队,只有蛮勇的时候,只会冲锋的时候,无论如何也不能称之为一支英雄的部队,也不可能成为一支有坚强战斗力的部队。

还是孙子的话:上兵伐谋。 

四论:巧妇难为无米之炊

这话不难懂。没有米,还能做出米饭来,如果不是做梦或者发烧,必然是吹牛。

有个中队长讲亲身经历,说:某年我所在的城市里发生了一起商厦火灾,那时中队只有东风141,没有通讯联络手段,当时支队的参谋长是用吹哨子的原始方式招呼大家的,可是,谁也不明白那些哨声到底是什么意思。火从3楼一直 烧到了7楼,死了10个员工,那是一场极为失败的扑救,我知道要内攻,要设预防阵地,可是,我的车辆竟然连保证3楼的两支水枪的水压都不可能。丫的,没有装备啥事也办不了! 

故事听起来让人有些心酸,但现实中许多事情更是莫名其妙。

一些地方,办公楼盖的阔气,车子漂亮,伙房里面清一色不锈钢家什,俱乐部里大鼓小号的啥都有,就是消防车老掉牙,有的连一具空气呼吸器都没有,破拆器材,防化服更不用提。

这就好比一个士兵,提着没有子弹的破枪,却穿西装打领带,脸上抹着雪花膏,手上戴着块名牌表,看着象回事,领导也高兴。

可是,如果有一天真的要上战场,指挥员怎么下达命令? 

实事求是地说,不少地方财政困难,要发展经济,百业待兴,没有多少米情有可原,找米下锅的任务非常艰巨。

问题在于,我们是不是应该认真地想一想,有限的经费要用在哪里?呵呵,各项工作都很重要,这不假,而且大家都想将分工范围内的事情做好,做得漂漂亮亮,只是僧多粥少,总得问句:消防队是干啥的吧?

面对火场,但愿每个人都觉得问心无愧。 

五论: 扁鹊与蔡恒公 

扁大夫虽然是旷世神医,但老蔡头不听他的。

所以,尽管他一再拿“不治将恐深”这句话来威胁,恒公还是仙去了,实在是令人怅然。

最近看新闻,美国《纽约时报》8月3日援引著名咨询公司麦肯锡公司的一份报告称,由于通讯不畅和缺乏纪律,纽约消防部门对911灾难的反应其实并不值得称道。

随后,中新网北京8月20日消息:自两份检查纽约消防局和纽约警察局在911事件中的救援行动的报告公布于众之后,上述部门的高层官员19日承诺,将加强指挥程序,更新无线电通讯系统,增进彼此之间的协调和联系。

一家伙死了343名消防队员(听说还有十几名消防局的高官),竟然还有敢唱反调的?当然,还有人就当了真了。 

曾记得,俺们某地有次灭火死了个人,立马弄烈士,搞英模,全地区表彰。其实哥几个都知道,这人就是不小心自己掉楼下摔的。可领导说:人都死了,还说什么说?入土为安吧。

回想一下近年来不少消防队员牺牲的战例,我们听到了什么?有没有反思的声音?有没有“麦肯锡”报告?灭火战评上百分之百的成功,社会上大张旗鼓的表彰,在光环下我们确实得到了不少,但是,我们是不是也失去了什么?

恒公虽已仙去,但承其衣钵,继其香火的,仍有人在。 

胜人者有力,自胜者强。老先生说:每日三省吾身;关云长说:刮骨疗毒;鲁迅也常说:要审视自己皮袍下的小。

希望,社会上能够多几个会看敢说的扁大夫,更希望,大家都装套KV3000,把那个叫什么蔡公的病毒东东永久地删除。 

后记:  清明,祭战友 

早上,天阴阴的,刮着风,夹杂着几丝雨星。

清明时节雨纷纷,路上行人欲断魂。

不知道为什么,脑海里就突然地跳出这两句来。

今天,是清明了。清明?清明哦!

还记得:黄岛的19名英烈?还记得,长江油驳的宣传科长?还记得,摘蜂窝掉下来的两名战士?还记得,在我们身边突然离去的战友?……

也许,他们并不如媒体上渲染的那般壮烈;也许,他们并不高大英武、技艺精通;也许,他们还曾调皮捣蛋;……

可是,他们牺牲了。

他们,牺牲了。永远地,离我们而去了。

也许,他们不会名留青史;也许,他们不会唤醒一些人的麻木和良知;也许,他们并未创造惊天动地的价值;……

可是,他们牺牲了。

他们,牺牲了。永远地,离我们而去了。

此时此刻。

我想忍住眼泪,却忍不住悲伤。

我们,选择了消防事业,我们,选择了当兵奉献,我们,肩负着灭火救灾的职责,我们,也就选择了牺牲。

也许,我们的选择并非高尚,但是,我们已经作出了选择。

清明时节雨纷纷。

路上行人欲断魂。

外面的天阴着,正象我的心情。

我只有默默地祝福,祝福那些兄弟,那些普通而平凡的战友,一路走好。

我也希望,大家都力所能及的,完善自我,努力工作,不为别的,为了减少牺牲。

雨,还在下。 

 (记于2002年4月5日)

本文来自:靠山屯闲话公众号

逆行中-微信公众号1.jpg


联系我们

如有问题请联系我们,我们7*24小时竭诚为您服务